人物10130 項目5061 室內547 家居及產品161 文章2348 方案1334 攝影740 視頻224 圖書201 讀者來稿 最新評論21,641 所有作品11054 所有圖片148,698
木作記
木作記——木工爺爺
來源:黃杰斌

 

木工爺爺

 

● 離去

 

在我還是個孩子的時候,有一段時間,閉上眼睛就會出來現一個身影:灰色中山裝整齊筆挺,手拄著木枝杖,虎口掐著拄頭小鳥狀的木雕把手。他走得一步跟一步,雖然動作緩慢但感覺獨立而自信。

 

被抱高的我抱著有木雕小鳥把手的拄杖,隨著一隊人群,在奏樂聲中從村尾的一棟二層洋房出發。前面一位婦女嗚咽得很沉,被人扶著前行……

 

爺爺最后的時間都是媽媽看護的,媽媽說最敬佩是老人家一直在看書。

 

我猛一跳,雙手指使勁勾住剛能夠得著的高窗,雙腳摩擦著水刷石的墻壁,手腳同時用力往上,剛探頭看到里面就力氣不支又滑回地面了,既有點害怕又有點好奇,爺爺怎么躺病還在看書呢?

 

爺爺從醫院回來后就沒辦法走上五樓的新家,只能留在地下雜物房,要經過黑黑的走廊,兩邊都是不知里面是什么的門,小孩子有時寧愿爬高窗去偷看。

 

媽媽后來告訴我,老人家厚厚的書是:三國演義、西游記、蔣介石傳等……,都一起火燒給他了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● 進城

 

爺爺自己有單獨的房間,他那兩邊高低不同的“木工床”放在后院水泥窗花圍墻旁邊。爺爺做木時推刨瞄尺,氣定神閑,很安靜好像不太費力,身體前后擺動,旁邊的輕枝細葉也跟著搖動,最后卷云似的刨削落滿地猶如在天邊,小孩卻拖腳拱起刨削喊說是浪花。

 

爸爸剛把爺爺接到城里時我們是住在平房的,那時的坡頂平房只有兩層,三五成排,之間是院。院子里晚上是納涼聚集的地方,黑白電視機會在這上演霍元甲的迷蹤拳,見證首個女排之冠。白天這里就是小朋友的歡樂之地,我舞刀弄劍,射箭沖鋒,手里的木制道具都是爺爺做的。有一把木?;古溆星?,當銀漆的劍出入于鞘引來不少童伴的羨慕。爺爺給小孩子做“道具”,也給鄰居修木工。

 

除了做木,爺爺常在晚上盤坐卷煙,話會越說越精神,小孩的我聽不懂,這些人生經歷爸爸才有興趣。

 

有一次,我看見舅舅在“木工床”上,汗流夾背使勁推刨,突然用力向前一滑差點掉進成堆的刨削里,他朝我尬笑了下故意拍拍吹吹木刨。他是城里來學木的舅舅,后來送過家里木制電視和餐柜。鄉下的舅舅也有跟爺爺學木,工具都借了不少,后來人和工具都沒見過了。

 

爸爸說爺爺最賞識的是村里的一位學徒開叔。憑著一點點印象我在鄉下找到開叔,說起爺爺和木工,他興致盎然。從學徒到國營木廠工作,下班就找爺爺交流技術,說得眼眶濕紅,面含微笑!對于人、事和物,他們有那輩人的原則和信念??迥米毆馀倏此魄崴傻乃擔合衷詰哪竟ざ加玫?,沒人用這些了,也沒人學,不過我還記得,還有你爺爺……

 

時間及變遷,只保留下爺爺的一些木家具:堂椅及幾:羊型和葡萄圖案,坤甸木雕工簡煉;烏木箱:松木上漆,隼接結實耐用;給鬧鐘定身做的盒子:外貼防火板是當時的新潮材料了;還有做這些家具的工具和箱。我試著查閱里面各個工具的作用和特性,挺有智慧和學問。

 

 

斧:砍削木料,木工開料第一步

 

鋸:切割木料,其鋸齒的外傾斜度“料度”和或寬或窄的“鋸路”有所不同

 

撥料器:鋸子的“鋸路”和“料度”都由特制撥料器輔助完成

 

平刨:常用長板、長枋料的精加工,主要是取直

 

二刨:用途最多,但并不是作粗加工用

 

凈刨:主要為精細加工,將木料刨削光滑

 

線刨:刨木線用,多用于裝飾

 

凸面刨:刨出凸面裝飾線

 

凹面刨:刨出凹面裝飾線

 

平鑿:是木料開榫眼的工具,講求精準,不同的眼有不同的鑿

 

扁鏟:主要用于鏟削局部,根據用途的不同分為不同形狀大小

 

細紋銼:用來加工刨子加工不到的地方,大小紋路有不同

 

角尺:檢驗木件直角、垂直度和平行度,劃線

 

活角尺:用于適應不同角度的角尺

 

圓規:劃圓的工具

 

手拉鉆:用于木料鉆孔

 

墨斗:主要的作用就是畫長線

 

錘:木工上是用來矯正或者敲開木料

 

木工箱:裝木工工具箱架

 

● 回鄉

 

爺爺因故幾次于省城回到鄉下,幫人修木,也教人做木,還是一家之主。他修建了兩層的洋樓:非對稱,上下平面轉換廳房布置,取名“彰廬”。大門雕刻的對聯“人群發達,世界文明” 是爺爺的手跡,字內凹邊凸,經起時間的侵蝕。

 

后院的黃皮樹是爺爺載的,南邊成蔭,成年的果樹在天臺剛好能伸手摘果,品種酸甜,皮甘肉滑。姐姐們喜歡它作為拍照的背景,爬在較高的樹叉上像掛著的黃皮。

 

遠遠的河道碼頭邊,在稀疏葉子的苦煉樹下,“小男孩”低頭踱步,搪著細沙背著手肘來來回回。后來一趟擺渡船,下船中有兩位抱起了她……

 

二姐有段時間和爺爺一起在鄉下住,當時臉圓發短像個小男孩,可是淘氣爭搶的年紀。爺爺煮水雞蛋,碟子盡量傾斜,蒸結成塊的蛋劃出一半給“小男孩”,開心的她殊不知那是薄薄的一半,厚實的那部分是大家的,皆大歡喜!

 

嫲嫲那段時間臥床不起,都說她聲音洪亮未見其人先聞其聲,爺爺性格不緊不慢,這可能也算是陰陽平衡吧。

 

爺爺的日常就是坐擺渡到對岸的鎮里喝早茶,一盅兩件。鎮里后來也建了劇場,里面會放英雄兒女,山鄉風云等。劇院旁邊有百貨商店,襯衣、西褲、中山裝、海鷗機械表、時尚指甲鉗……,國貨商店整齊正規,貨真價實。爺爺是有講究的人,這是我給他臆想拼湊的衣食住行。

 

人群發達

 

世界文明

 

● 出鄉

 

爸爸給我講了爺爺盤腿卷煙給他講的在外學習、工作和生活瑣事。

 

在廣州省城,爺爺租住的地方是十三行故衣街,地方四平米左右,上下左右層疊床鋪,而且還要容納其它生活?;故嗆⑼拇蠼閼舛問奔浜鴕扒灼萆?,暑期爸媽來了這空間里要住六個人以上了,甚于當代的極小微戶型,不同時代有著相似的蝸居和同樣的艱苦奮斗。

 

在江西建房的時候,爺爺和木工們與一位女工程師爭論木柱和金字梁架的定位,因為木是軟性材料,木工們覺得金字梁放上的木柱應該是帶有斜度,上架后柱子會擠壓垂直,工程師一直不相信。最后是經驗勝了理論,男木工勝了女工程師,爺爺每次說完都哈哈大笑。

 

爺爺少年時就到鄰近的赤坎鎮上學木,刻苦用工也有靈性,木工技藝很不錯,后來成年工作評了“三行”里的六級木工。雖然只是讀過幾年的書塾,但愛看書好寫字,后來還有一手好毛筆,不管是新中國生產隊糧倉上的“自力更生,艱苦奮斗”,還是民國時期自宅的“人群發達,世界文明”。

 

領著行裝的他,在北岸碼頭的深水泊位上的船,船夫揮舞著長竹桿左右斜撐從船頭用力踏步到船尾,木船慢慢駛向南岸,他站到船頭:厚底皮涼鞋,輕灰收腳西褲,小皮帶束腰,白色高領襯衣,袖口卷疊整齊,左手帶表和右手稍分前后,上身微左向,頭微向右,眉濃目明。對岸連綿竹林和鳴蟬喜歡的苦煉樹,左右移動……要到家了!

?

人群發達、世界文明。

 

也許語言是最容易消失于記憶的,我都沒記住和爺爺的任何一句說話,但記憶的形象卻很清晰,這種難言的距離感,后來我在爺爺鄉下房子旁邊做加建時,一個新舊相接的窄道空間找到過相同的距離感。

 

加建

 

加建

 

 

 

秋曉至 馬海東 等2人贊過
2019.10.09
請帖個標簽,寫個點評吧!
標簽(多個標簽用逗號隔開) 登錄可保存標簽
綁定新浪微博可評論

小貼士


標簽收藏可以有利于您以后的內容分類管理
->進入收藏管理頁。


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